当前位置:首页 > 搜狗推广

如何评价百度和搜狗的人工智能战略

时间:2022-04-09 03:00:42 来源:互联网
很多东西还是要拿数据说话,知道两者人工智能战略怎么来的,要做什么,就可以评价了…财报上去年营业收入增长了19%,背后是搜狗搜索整体流量在2016年增长了30%。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

很多东西还是要拿数据说话,知道两者人工智能战略怎么来的,要做什么,就可以评价了…财报上去年营业收入增长了19%,背后是搜狗搜索整体流量在2016年增长了30%。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点是移动搜索流量全年提升了70%,而搜狗的王小川一直想在移动搜索端发力,把超过百度作为未来三年的目标,短期而言有难度,但是差距还是在减小的。利润稍微下降了一点,可能是因为研发支出较大,搜狗在2016年先后投资了清华大学的天工智能计算研究院和问答机器人汪仔。所以去年搜狗的主打产品还是搜索、输入法,但是砸钱最多的应该是人工智能。搜狗以搜索开始起家,也似乎将搜索作为最终目的。虽然在PC互联网时代发家比较晚,自然没有先发优势,只能靠着输入法+浏览器+搜索杀出一条血路。后边搭上腾讯大腿是一个转机,2016年死磕搜索业务,拉着微软、知乎和腾讯这些小伙伴一起在搜索上搞事情,推出了明医搜索、学术搜索和海外搜索,加上之前的知乎搜索和微信搜索,这阵容也是不差。所以搜狗在人工智能的布局,资源完全不乱浪费,全部围绕搜索业务进行。先讲机器翻译,搜狗出了个海外搜索,预备给不会看英文网页的吃瓜群众一个机会接触英文信息,机器翻译就是要用在这里的。在这之前,我是有关注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当时注意了人工智能论坛背后的大屏幕,嘉宾一边讲话,屏幕上就同步出现中英文字幕,我当时第一反应是想『人工翻译是不是要挂了』,后来得知这个是搜狗的“机器同传”,和海外搜索一样,是基于搜狗机器翻译技术。另外搜狗语音识别方面是比较强的,准确率也相对比较高,在财报里面也有提到语音输入日频次超2亿次。所以这两块再加上其他七七八八的一些技术,就搞了个叫做汪仔的机器人,然后上电视刷脸。作为一个检验技术的工具,加上和搜索“问答”未来的高度相关性,帮助搜狗继续死磕搜索这项业务,也是有道理的(实际上,汪仔背后的立知系统和搜狗搜索用的就是同一套)再说百度,了解不多,主要看财报,2016年营业收入705亿,净利润106亿,看起来很不错的数字,但是光是Q4的净利润就跌了60%多,扣掉去年去哪儿的交易后,也一样是下滑。众所周知的事实是,随着2016年发生的一件事,占比91.5%的网络营销收入这一块开始逐渐收紧,后果是百度市值因此蒸发了740亿。作为上市公司,百度要让市值回来,人工智能战略就是其中最关键的一步。百度的产品比较多,但是当家位置一直是搜索。在PC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交替的时候,李彦宏有了一个新idea,那就是O2O战略,地图,百度糯米和外卖数据看起来都不错,但是都不能赚到钱。回头一看阿里和腾讯风生水起,风向转变了,Robin赶紧说“移动互联网时代即将结束”,追随时代潮流,搞人工智能战略,重新当老大。百度的技术实力还是很厉害的,所谓B的技术,A的运营,T的产品,名不虚传。但是百度想对标的是谷歌,想用人工智能扫荡大大小小的行业,所以对硬件比较看重。百度方面的另一个变数就是新上任的总裁陆奇。又一位微软高管的到来给百度带来了新的机会,但是全球视角是否真正能在中国落地,不确定性也很大。目前来看,先抓的是金融和无人驾驶汽车,这两块市场肯定是巨大的,可以看到百度用人工智能战略比较大而全。但是所谓船大难掉头。实际上金融也好,汽车也罢,都存在可行性的瓶颈。证监会是否允许所谓的“智能投顾”上场作战还是一回事,交管局让无人车上路行驶更是遥遥无期。所以两家孰优孰劣不能明确说出来,但是搜狗的人工智能战略相对更接地气,百度的人工智能技术肯定有,但是应用起来能走多远,还是一个问题。当然,两家的共同点在于同样重视人工智能,将其作为未来发展的方向。毕竟,以AI作为切入点,能够连接的行业非常多,机遇多便导致变革多,同属于搜索行业的狼厂和狗厂要在新的战场一决高下,还是一件令人期待的事情。

2019年初,一篇名为《百度搜索引擎已死》的文章在网络上刷屏,其文大意是指百度搜索引擎在给自己的百家号导流,而百度已经从一个搜索引擎变成了营销号平台。关于这篇文章,王小川幸灾乐祸地表示“欢迎使用搜狗搜索引擎。”如果王小川只是出于营销目的出来讲这句话,那倒是情有可原,但如果他真心这样想,那么无疑是愚蠢的。正如马云所说。“把地主杀了,不等于你就能富起来。”或者用郭德纲那句更直白的话表示,叫“我死了你也卖不出票去。”郭德纲后面大约还有一句,即“我要是死了,这行怕也就是完了。”这些话一个字不用改,完全可以套用在搜索引擎领域。百度作为该领域内积累最深,发力最久的企业,它的境况很大程度上就反映了搜索引擎的在互联网领域中的处境变化。互联网行业可以说是有史以来发展最为迅猛的行业领域,不夸张的讲,即“人间一日,互联网界已十年”。短短十年间,伴随着PC时代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推移,伴随着App模式的崛起,近些年来中国互联网的分割和封闭趋势也变得越来越明显。现如今当人们需要搜索衣物的商品信息时,他们会直接打开淘宝;当人们需要阅读长文章时,他们会直接打开微信;而当人们需要知道哪家店更好吃时,他们会直接打开美团。人们的需求被产品经理一件又一件挖掘出来,与之相随的,可商业化程度高,搜索频繁的领域也一个接着一个被带离了百度。信息岛屿的格局正在不可避免地形成,而搜索引擎需要的是海。延续这一逻辑我们不难得出结论:搜狗的主营业务“搜索”正在坍缩,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仍将持续坍缩。这些都不是健康的信号。